真主黨對以色列日益增長的威脅

真主黨對以色列日益增長的威脅

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著作所有,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ICEJ對以色列國防軍少校艾略特.喬多夫(Elliot Chodoff)的採訪。

 

二月時,ICEJ的線上啟示性以色列烈火特會勇敢的前往以色列與黎巴嫩的北部邊境,進一步瞭解伊朗和真主黨對以色列的威脅,以及北部邊境地區迫切需要更多的社區防空設備。我們從米茲加夫阿姆集體農莊(kibbutz Mizgav Am)進行現場直播,ICEJ副總裁兼資深發言人大衛.帕森斯(David Parsons),就真主黨和伊朗對以色列構成日益嚴重的威脅採訪了以色列國防軍少校艾略特.喬多夫。以下是他們討論的部分內容。

帕森斯:我們現在在這個令人驚歎的地方,在這裡你可以看到雄偉的黑門山與其白色的積雪,這就是以色列的最北端,胡拉谷,非常美麗,我們身後是黎巴嫩的群山。但我們必須站在這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方,談論一個嚴肅的話題,那就是黎巴嫩和敘利亞對以色列北部的威脅。我們在此有以色列最好的軍事/安全威脅方面的專家之一,艾略特.喬多夫少校。很高興你和我們在一起,你現在在預備役部隊,也就是說你可以更自由的談話。

艾略特.喬多夫少校:是,除了機密之外的一切都可以談。

帕森斯:你在以色列軍隊服役35年,並且為以色列國防軍的戰鬥和其他部隊編寫了一些訓練和操作手冊。現在你在以色列國防軍預備役部隊,在北方前線的後方指揮部作為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我們會繼續瞭解你的背景,很高興你能與我們在一起。大約一年前,以色列政府對北部邊境的威脅進行了研究。在過去15年左右的時間里,加薩的哈馬斯,和在以色列南部發生的四、五場飛彈戰爭中的所有飛彈都備受關注。但自2006年第二次黎巴嫩戰爭以來,這裡一直相對平靜。 然而,這項研究表示,北方前線可能會升溫,而且非常缺乏安全的平民防禦庇護設施。這裡的情況如何?

喬多夫少校:目前的情況是,以色列無法跟上不斷變化的威脅。建國時,防空庇護所是建築物的標准配置。但是,這些都是為成群結隊的人和為數眾多的家庭提供的社區防空庇護。因為人們預計的威脅是,敵人有可能發動空襲,襲擊以色列的任何地方。但這只是暫時的威脅。 換句話說,防空警報響起,躲進防空庇護所半小時或四十五分鐘,然後出來,一切就結束了。實際上,這樣情況是非常非常罕見的,即使在戰爭期間,這樣的情況也是偶然發生。如今轉變成真主黨飛彈的威脅,遠比我們以前面臨過的所有狀況都要嚴重,當然比哈馬斯還要嚴重,我們突然面臨我們在2006年看到過的情況。當時以色列家庭,尤其是北部的家庭,這個範圍會在全國擴大,但北部肯定會受到更多的打擊。我們將不得不在一個隱蔽的環境中待上幾週,就像2006年發生的那樣。而我們的民用防禦系統在裝備上還不能夠應對這個現實。在這裡,我們談論的是15秒或30秒的飛彈警報,這完全改變了到達安全地點需要的時間。最好的解決方案是每個家庭居住的公寓都有一個庇護所,或者我們稱之為安全房的房間。但大多數老房子或建築並沒有按照這個標準建造。這需要在建設方面投入巨大努力,而且成本極高。所以,北方的許多住宅,包括我家,都沒有這些安全房間,這就是差距,也是我們面臨的現實。

帕森斯:1991年海灣戰爭後,當伊拉克的薩達姆.海珊(Saddam Hussein)向以色列發射飛毛腿導彈時,以色列採取了一項新政策,即任何新的住宅建設都必須在家中建造一個庇護所。這是把被動導彈防禦的成本轉給公眾的一種方式,對嗎?

喬多夫少校:是的!即使在那時,也發生了很大的辯論,我也參與了其中一些。薩達姆導彈的恐懼是他可能使用化學武器、毒氣。針對常規爆炸物的民防與針對化學武器的民防非常不同。決定因素是化學威脅比常規威脅大得多。這就是為什麼大多數人都有密封的房間和防毒面具。我們並不是在真正的避難所裡,因為他們是在防禦化學襲擊。當然,今天的標準是任何主要庇護所都有過濾化學試劑的篩檢程式。

帕森斯:我們知道,在加薩,哈馬斯已經學會自己製造飛彈。他們現在有飛彈可以射到耶路撒冷和特拉維夫,他們可能有兩萬或三萬枚飛彈。但是來自北方真主黨的威脅,已經增加到比哈馬斯還多的地步。你能告訴我們嗎?

喬多夫少校:是的,讓我從規模常識開始講起。2006年,我估計真主黨一開始就有大約兩萬枚飛彈。以色列空軍出色地消滅其中的很多。 最後,在五週的戰爭中,大約四千枚飛彈落在以色列土地上。所以,我要再次提到這個數字,五週內在以色列北部發射四千枚飛彈。今天,我估計真主黨大約有25萬枚飛彈。換句話說,是他們過去擁有的十倍多。

帕森斯:我想聯合國說至少有15萬枚飛彈,對吧?

喬多夫少校:對!在這裡,我認為重要的是要指出官方的估計總是很低的,他們的計劃是每天向以色列發射大約兩千枚飛彈,充滿以色列⋯⋯我們說的在兩天受到飛彈攻擊的數目,是我們在2006年五週內要面對的。但以這樣的速度,它也意味著「鐵穹」,這種半奇蹟般的技術,也無法抵擋,因為它會被淹沒。現在,它將摧毀一些,但與加薩的情況不同,哈馬斯一次在空中發射,比如說,十枚或十幾枚飛彈,鐵穹系統可以篩選並找出哪些對平民地區有威脅,哪些沒有威脅,然後將其摧毀。如果真主黨一次發射數百枚飛彈,那麼鐵穹系統就會被淹沒。因此,民防問題現在變得更加關鍵。除此之外,在2006年,真主黨最大的重型彈藥射程,從數量上來說,或多或少是在海法以南的哈德拉線。今天,真主黨的飛彈可以射向以色列的每一個城市,除了埃拉特。換句話說,他們可以覆蓋整個國家,包括特拉維夫和貝爾謝巴。

帕森斯:他們可以坐在貝魯特,從那裡發射飛彈。

喬多夫少校:沒錯!有了更長的射程,他們可以在更遠的北方開火,甚至可以攻擊到比2006年更南部的地區。

帕森斯:這意味著95%的以色列人口正在真主黨的威脅之下。而且不僅僅是發射飛彈任憑它們在那裡落下,現在有很多飛彈中裝有導航裝置?

喬多夫少校:過去幾年我們在敘利亞處理的部分問題是阻止從伊朗向真主黨交付制導系統。現在,我認為重要的是讓人們理解,他們經常被稱為伊朗的代表,但這並不準確。真主黨是伊朗革命衛隊「聖城部隊」的全資子公司。換句話說,他們是命令等級中一部分。他們沒有獨立運作。這是一個完全改變的情況。哈馬斯是一個傀儡。今天,伊朗人正試圖向真主黨提供更先進的制導系統。讓我們明確一點,按照我們的現代標準,這些制導系統的電子設備是初級的⋯⋯儘管如此,他們為使系統更精確所能做的一切,都意味著他們的飛彈將更多地進入人口稠密的地區,而不是錯過它們。 比如說,他們沒有瞄準一座特定建築的準確度,但他們確實有一次發射幾十枚飛彈的準確度,並將所有這些幾十枚飛彈發射到海法。

帕森斯:那裡有化工廠,石油儲備設施⋯⋯等。

喬多夫少校:正確!但毫無疑問,讓數百萬以色列人可能連續數周處於長久的威脅之下。

帕森斯:最近幾年,真主黨一直專注於敘利亞內戰,幫助對他們和伊朗都是友好的阿薩德政權。他們失去了很多試圖支援阿薩德政權的軍隊。 我們在背景中看到的許多村莊,他們不得不為在另一個國家作戰的兒子舉行葬禮。 但他們其中也贏得了戰鬥經驗。 總的來說,你對敘利亞內戰後真主黨的實力有何評估?

喬多夫少校:當然,他們變得更強了。他們獲得了大量的作戰經驗、行動經驗、指揮和控制經驗。 他們已經從2006年我會稱之為遊擊隊,明顯的恐怖組織,變成了今天算是一支軍隊的他們。他們不是一支裝備齊全的軍隊,他們沒有坦克部隊,但他們是一支軍隊。他們由連隊、營、旅等組成軍事編隊。他們接受來自伊朗和當地的訓練。 他們在黎巴嫩建立了比過去規模大得多的訓練基地,還配備了伊朗教官。 從個人作戰技能到組織指揮和技能的角度來看,他們已經走在了前面。

帕森斯:所以,這是一股嚴重的力量。我們看到他們基本上已經在2006年可以與以色列戰鬥到對抗的程度了,你說呢?

喬多夫少校:是的。但我要說的是,在2006年,我們在戰術上擊敗了他們。從戰略上講,我們做得並不好。最高指揮部的決定是,我要如實地說⋯⋯這並不是一次成功的行動。但在地面上,在戰術上,我們打敗了他們。 簡單地說,從戰場的角度來看,並不是說他們不好,而是我們比他們好得多。儘管如此,自那時以來,他們已經有了很大的改善。

帕森斯:即使聯合國安理會決議說沒有人能重新武裝他們?

喬多夫少校:在這件事情上,聯合國安理會決議一文不值。

帕森斯:他們現在在黎巴嫩有製造飛彈的工廠嗎?

喬多夫少校:他們確實有工廠,但他們的大部分武器都是直接從伊朗進口的。我們必須挑選和選擇我們要的東西。我們無法阻止這一切。 所以,他們正在獲得能力。但我想說的是在這個節點,我比較少顧慮飛彈的數量。換句話說,正如我早些時候所說,或多或少二十五萬枚飛彈並不是真正的問題。他們的實戰技能、戰場戰術和武器使用能力已經得到顯著提高。這意味著,當我們不得不去和他們戰鬥的時候-因為這是一個時間問題,而不是是或者否的問她-我們將可能要與我們歷史上在整個地區作戰過的最有能力的地面部隊作戰。

帕森斯:我理解這種對以色列平民中心地帶使用飛彈的策略,是直到2000年左右,以色列才真正面對這種情況,它來自20世紀80 年代的兩伊戰爭。這就是伊拉克花了八年時間向伊朗發射飛毛腿導彈的時候。在德黑蘭,你多年來一直生活在對飛毛腿導彈的恐懼中。伊朗直接瞭解到這是一種多麼恐怖的武器。他們現在已經把這一戰略轉向了以色列,用所有這些飛彈打擊以色列。

喬多夫少校:比那更早。20世紀70年代,巴解組織從黎巴嫩向以色列發射飛彈。那時都是各種卡秋莎飛彈,一種最初由俄羅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製造的類型⋯⋯它們是一種高效的且數量大的軍事武器⋯⋯從這個意義上說,你可以坐在遠處發射,除非它們在你身後,否則沒有人能碰到你。飛彈的另一個巨大優勢是,飛彈本身就是武器,而不是大炮⋯⋯每次你發射其中一枚,你就把武器和彈藥一起發射,沒有什麼是不能擊中的。你可以把發射器毀掉,但它們便宜得離譜,而且製作簡單。而且飛彈的製造成本也很低。

帕森斯:所以,伊朗多年來一直在向真主黨投資數十億美元,招募和訓練他們的軍事力量,給他們提供數十萬枚飛彈和導彈。那是很大的浪費。他們現在正在把黎巴嫩榨乾。黎巴嫩經濟完全崩潰⋯⋯為什麼伊朗對摧毀以色列如此感興趣?

喬多夫少校:你必須回到魯霍拉.穆薩維.何梅尼(Ruhollah Khomeini)那裡,順便說一句,他也建立了真主黨。何梅尼從1979年革命一開始就表示,剷除以色列是伊朗的主要目標。如果你讀他的作品,那就是一場滅絕。他們讀起來就像納粹。他強調剷除以色列作為伊朗的意識形態,真主黨在宗教上絕對忠於霍梅尼,承接他的遺傳⋯⋯因此,摧毀以色列不是一種策略,而是他們存在的核心。

帕森斯:這些真主黨飛彈也建立了威懾力量,阻止以色列攻擊伊朗的核計劃。以色列必須盤算如果打擊伊朗的核計劃,他們知道他們將面臨一場大規模的飛彈戰爭,對嗎?

喬多夫少校:這其中當然有威懾的成分,但這種威懾會逐漸減弱。 換句話說,伊朗核計劃是對以色列生存的威脅,伊朗人說得對,他們說:「以色列是用一枚炸彈就可以完結的國家。」他們可能會在特拉維夫上空引爆核武器,這是一個非常真實存在的威脅,以色列需要能夠應對。我們還沒有處理它的原因之一,我們正在盡可能地拖延,是考慮來自黎巴嫩的報復性威脅。但在這些交錯複雜到達某個程度,我們只能起來應對這一切。

在2月10日星期四下午4:00(以色列時間)的ICEJ每週網路研討會上對艾略特.喬多夫少校進行後續採訪,這也是「ICEJ 2022 線上啟示性以色列烈火特會」(Envision 2022)的一部分。我們將繼續與喬多夫少校討論以色列正在採取什麼措施,以再次保護自己免受來自伊朗及其地區武裝力量日益增長的威脅。

此外,邀請您請支持ICEJ的「危機中的以色列」基金,以幫助在黎巴嫩和加薩不斷遭受飛彈襲擊威脅中的以色列社區,提供可攜式防空動。 僅在過去的一年裡,基督徒使館就提供了48個這樣的避難所。

為以色列北部防空洞奉獻

文章出處:ICEJ副總裁與資深發言人 大衛. 帕森斯博士(David R. Parsons)
文章日期:2022/02/07
翻譯|校稿|編審|台灣ICEJ團隊

經文與禱告

申命記32:9-10
耶和華的分本是他的百姓;他的產業本是雅各。耶和華遇見他在曠野─荒涼野獸吼叫之地,就環繞他,看顧他,保護他,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人。

詩篇147:12-14
耶路撒冷啊,你要頌讚耶和華!錫安哪,你要讚美你的神!因為他堅固了你的門閂,賜福給你中間的兒女。他使你境內平安,用上好的麥子使你滿足。

 

 

禱告
願神透過ICEJ提供給北部邊境居民的防空洞,保護以色列百姓在飛彈的威脅得以安穩居住,也求神四圍環繞以色列,保護以色列如同保護祂眼中的瞳人。

 

 

 

感謝您繼續關注追蹤支持台灣ICEJ,最近因官網網站需要重整更新,若您訂閱本週台灣ICEJ電子報,為避免您在官網上訂閱電子報發生問題,以及我們因重整更新收不到您的來信,煩請您來信Email向我們訂閱 [email protected],留下您的訂閱者姓名與您要收信的Email address即可。謝謝您。

 


 

認識台灣ICEJ

社團法人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 (簡稱 台灣ICEJ),是ICEJ (International Christian Embassy Jerusalem) 全球第一個華人分部,於2012年正式在台灣登記為非營利機構,其前身為台灣辦事處,於2004年起致力於連結華人眾教會,並分享以色列異象,以禱告和奉獻支持祝福以色列; 每年以奉獻支持關懷猶太人的回歸及慈惠事工、並帶領華人團體上耶路撒冷守住棚節、且每週傳遞以色列當地時事現況及代禱消息給眾教會。更多認識我們或希望收到每週消息,請來信。

E-mail:[email protected]

官網:https://icej.org.tw

 

[email protected]:台灣ICEJ

 

 

FB:ICEJ Taiwan 華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