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家庭冒險取回稀有的衣索比亞版《詩篇》

以色列家庭冒險取回稀有的衣索比亞版《詩篇》

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著作所有,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阿亞納.沃費拉達.塞內巴托(Ayanawo Ferada Senebato)和他的堂哥們前往飽受內戰蹂躪的衣索比亞(Ethiopia),目的是為贖回一部屬於他們祖先的古老方言聖經版本「奧利特」(Orit,猶太經文,註:這字源於亞蘭文(Aramaic)「oreiyta」,意思是妥拉,包含摩西五書以及約書亞記、士師記和路得記。)

2022年2月阿亞納.沃費拉達.塞內巴托(右)和家人在以色列亞實基倫(Ashkelon)展示他們在衣索比亞貢德爾(Gondar)附近取回的一部古老的奧利特。(照片來源:Yossi Zeliger/JTA)

衣索比亞的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JTA報導,三十年前,當他們離開這個國家飛往以色列時,阿斯卡博.梅希哈(Askabo Meshiha)一家留下了一些有價值的東西。

與1991年回歸到以色列的許多其他衣索比亞猶太人不同,他們沒有與任何親戚道別,還留下一本有著數百年歷史的《詩篇》。此書是以衣索比亞的猶太神職人員使用的一種閃族語(Semitic language)「蓋茲」(Ge’ez)寫成的。(註:Ge’ez在一些學術文獻中被稱為古典衣索比亞語)

這家人在立即接到通知後,不得不悄悄地帶著極少的行李離開鄉下的家,前往首都阿迪斯阿貝巴,因此他們委託非猶太鄰居保管這本書直到他們有機會前來取回。他們三十多年來從以色列一直追蹤這本書的下落,即使他們的故鄉陷入內戰,以及這本書最終落入一位要求支付巨額贖金的基督徒牧師手中,他們也都從未失去能將它找回的希望。

他們的堅持終於得到回報。

三月,一連串不尋常的狀況終於使得這份文獻再次歸回到這家人手裡。這份文獻源自於世上最古老具有豐富傳統之一的猶太族群的罕見遺產。這家族現在希望修復這本書,並用它來鞏固他們族群日漸消失的身份。

「當我在WhatsApp的家族群組中發佈這本書的照片時,他們都為之瘋狂,像是失散多年的親人回來了。」梅希哈四十三歲的孫子阿亞納.沃費拉達.塞內巴托說道。他是一名記者並積極倡議推動與衣索比亞以色列人相關的事務。

今年初,塞內巴托與他的兩位堂哥排除了萬難抵達內戰肆虐的衣索比亞北部。根據他們祖母在衣索比亞的朋友的說法,擁有此書多年的基督徒牧師已被捕並需要保釋金出獄,於是他們決定採取行動。

在先前的談判中,牧師要求超過一萬美元才能釋出此書;但現在迫於急需現金,同意以一千兩百美元的價格脫手。

與塞內巴托一起登上飛往衣索比亞班機的有他的堂哥迦納特.艾沙托.塞拉姆(Getnat Eshato Selam),一位有六個孩子的父親,住在盧德(Lod),在本—古里安機場服務,他與家人於1991年抵達以色列;還有大衛.馬爾薩.馬庫里亞(David Malsa Makuria),住在亞實基倫,在一間自來水公司工作。他們一起談成這筆交易,並將這本易碎的書籍用他們帶來的以色列國旗包裹住。

數十張11 x 11英吋的方形羊皮紙已從裝訂中散落,其他的也都幾乎快脫落,但是仍然很容易辨認書中的重點:在多種字型和顏色的墨水之間,有些部分是用紅色書寫的,這是凱司(kes阿姆哈拉語,意為拉比)對原作進行補充的一種方式。

2022年2月阿亞納.沃費拉達.塞內巴托和家人在從衣索比亞取回並偷運到以色列的奧利特(Orit)書是一部猶太經文。(照片來源:Yossi Zeliger/JTA)

懂得阿姆哈拉語的人甚至也無法用閃族語蓋茲(Ge’ez)閱讀或交流,只有人數逐漸減少中的衣索比亞猶太屬靈領袖們才能解讀這語言,而他們大多數的人現在居住在以色列。

上週,他們到住在以色列南部迦特鎮(Kiryat Gat)的一位拉比(凱司-kes)曼塔斯努.梅默(Mentasnut Memo)的家中,使用這本書祈禱,這可能是至少三十四年來的第一次。他發現這本書的其中一頁上寫著塞內巴托的曾曾祖父埃爾克申.賽金(Erqshen Sequin)的名字。

「當這本書能被讀出而且又發現我祖先的名字時,我感到非常自豪和興奮。」塞內巴托說。

塞內巴托表示,自己並不擔心違反衣索比亞禁止將具有歷史意義的文物帶出國的法律,但他拒絕透露釋出此書的牧師姓名,以免牽累留在那裡的人。

「這本書在衣索比亞制定任何法律之前就早已在我家了。」他說。

年長的堂哥依稀記得在衣索比亞的時候,還見過這本書。他們住在離阿迪斯阿貝巴東北方約二百五十英哩的塔納湖(Lake Tana)附近的維納村(Vinerb)。

「當時我太小,不記得了。」塞內巴托說。「但我們都覺得它是我們家族的一部分,握著這本書時,就確實知道我們把自己家族的一部份拿回來了。

這本書對阿斯卡博.梅希哈(Askabo Meshiha)大家族的意義遠不止於此。它是以色列少數奧利特(Orit)的文本之一,奧利特(Orit)是希伯來聖經的衣索比亞版的變體,早於希伯來標準化文本之先。這值得我們關注衣索比亞猶太人是何等的古老久遠,有些人認為他們已有超過兩千六百多年的歷史。

衣索比亞猶太人在1980年代開始移民以色列期間,帶來幾本珍貴的奧利特書籍。每份文書都呈現出部份信徒的歷史、對信仰的虔誠和拉比傳統的獨特性。以口相傳的奧利特在大部分在衣索比亞地區和社區間已經存在很大的差異性和改變。

學生與教師職員在特拉維夫大學韋納(Weiner)圖書館鑑識奧利特。 (照片來源:Diana Pinto /特拉維夫大學)

學術界意識到關於奧利特資料的匱乏,以及在幾乎所有衣索比亞猶太人移民到以色列後,與奧利特相關的知識可能消失的危險,特拉維夫大學於2020年開設世上第一個專攻衣索比亞猶太人聖經的學術課程。

「這些文化寶藏正在消失殆盡。」主責該計畫的研究員達利特.羅姆-希洛尼(Dalit Rom-Shiloni)當時表示。

梅希哈家族的抄本證明幾個世紀以來,從奧利特演變而來的無文字記錄的禮儀。包括阿姆哈拉語(Amharic)和提格里尼亞語(Tigrinya)的歌曲、拉比的詮釋及故事。(註:此兩種語言皆屬衣索比亞閃族語系)

因應梅希哈家族的要求,以色列國家圖書館的學者鑑定了這抄本。他們認為這抄本大約有二百年的歷史,但其家族認為應該不止於此,根據家族傳統,此書曾傳給一位生活在三百年前的祖先。塞內巴托無意為學術目的捐贈此抄本。

「我們把它帶到這裡,不是為了讓它坐落在某個博物館裡。這本書需要被修復和使用。需要謹慎地、有意識地而有節制地對待著,但是終究它是要被拿來使用的。」他說。

衣索比亞聖經手稿(照片來源:Faitlovitch Collection/TAU)

經過幾十年的同化,人們對衣索比亞的猶太傳統重新產生了興趣,因而大大提升使用這本書的機會。幾十年來一直被以色列忽視的衣索比亞猶太人主要節日「司德」(Sigd),自2008年被列入以色列國定假日的官方日曆之後逐漸受到認可,而且年輕的以色列衣索比亞人對他們族群正在消失的傳統亦發感興趣。(註:Sigd 為蓋茲語(Ge’ez),意為俯伏。字根與亞蘭文相關,意為在敬拜中俯伏)

全球對種族歧視的認知激發這日益增長對衣索比亞猶太人的關注。許多衣索比亞裔以色列人聲援「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理由是他們在以色列也經歷過種族歧視。

塞內巴托說到他家族的這本書可以證明,衣索比亞猶太人不需要依靠美國或其他地方的運動來定義他們的族群。

「這兩千多年衣索比亞猶太文化的切實證據是很強大的。」塞內巴托說,「需要拿來提醒我們族群的年輕人,他們是來自衣索比亞的猶太人,生活在猶太人的土地,而這就是本書中的真實故事。」

 

新聞來源:TOI
新聞日期:2022/07/08
翻譯|校稿|編審|台灣ICEJ團隊

 

 

 

經文與禱告

詩篇119:111
我以你的法度為永遠的產業,因這是我心中所喜愛的。

詩篇119:130
你的言語一解開就發出亮光,使愚人通達。

歌羅西書3:11
在此並不分希臘人、猶太人,受割禮的、未受割禮的,化外人、西古提人,為奴的、自主的,惟有基督是包括一切,又住在各人之內。

 

 

禱告
親愛的主,祢的話語帶有能力且絕不返回。遵守祢話語的人是蒙福蒙保守的。感謝祢讓在以色列的衣索比亞猶太人尋回並恢復屬於他們族群的書卷。祈求主向他們解開你的話語,開他們的眼能更深地找到他們身分的真正根源,就是屬於耶穌基督的族群。願他們得到救贖之恩,在基督裡成為新造的人,因著真理得以真自由。

 

 

 

感謝您繼續關注追蹤支持台灣ICEJ,最近因官網網站需要重整更新,若您訂閱本週台灣ICEJ電子報,為避免您在官網上訂閱電子報發生問題,以及我們因重整更新收不到您的來信,煩請您來信Email向我們訂閱 [email protected],留下您的訂閱者姓名與您要收信的Email address即可。謝謝您。

 


 

認識台灣ICEJ

社團法人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 (簡稱 台灣ICEJ),是ICEJ (International Christian Embassy Jerusalem) 全球第一個華人分部,於2012年正式在台灣登記為非營利機構,其前身為台灣辦事處,於2004年起致力於連結華人眾教會,並分享以色列異象,以禱告和奉獻支持祝福以色列; 每年以奉獻支持關懷猶太人的回歸及慈惠事工、並帶領華人團體上耶路撒冷守住棚節、且每週傳遞以色列當地時事現況及代禱消息給眾教會。更多認識我們或希望收到每週消息,請來信。

E-mail:[email protected]

官網:https://icej.org.tw

 

[email protected]:台灣ICEJ

 

 

FB:ICEJ Taiwan 華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