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拿西支派漫長的返鄉之路

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著作所有,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失落的以色列支派將結束長達2700年的漂流

 

歷經2700年來崎嶇漫長的漂流,250位瑪拿西支派的印度猶太人即將抵達以色列,這個以色列支派還有7,000多人仍在印度等待返鄉。

瑪拿西支派的故事是從西元前732年開始,當時亞述帝國俘虜了瑪拿西與其他以色列支派,並將他們重新安置在今天的伊拉克和伊朗。聖經告訴我們,他們被安置在「哈臘與歌散的哈博河邊,並米底亞人的城邑。」(列王記下17:6;歷代志上5:26)

根據聖經歷代志上和其他資料來源顯示,他們就一直待在當地,直到約西元前323年亞歷山大大帝遠征時期。當亞歷山大開始征服波斯,為了躲避希臘人的奴役,瑪拿西支派的人便逃往北方,然後逃向東方避難。

相傳他們沿著絲路前行,最後抵達中國,形成後來我們熟知的開封猶太社區中的一部分。根據開封猶太人的早期石碑,在漢朝時期(約在西元前206年到220年)中國就有以色列人。在1512年豎起的一座石碑上,詳細記載著靠近烏茲別克 (Uzbekistan) 邊界的中國西部地區,早就有猶太人存在。

 

 

2004年在印度進行的法醫DNA檢驗雖未經過證實,但檢測結果顯示一些當地印度瑪拿西支派婦女的女性線粒體DNA與中亞猶太社區婦女的DNA相似,因此這段歷史成了這項DNA檢測結果的最佳佐證。

烏茲別克位於中亞,而絲路就是一路從開封通向耶路撒冷,正好經過烏茲別克的中心地帶。猶太人確實被視為絲路上最成功的商人之一。

在中國開封猶太博物館的牆上還貼著一張地圖,點出中國與中亞最早的猶太社區位置。這名作家在1993年訪問開封期間,看到這張地圖與石碑,同時拜訪當地的猶太餘民,並和他們談論回歸以色列的可能性。

 

 

根據1512年的開封碑文 (Kaifeng Stele),這個猶太社區認定他們的故鄉是在中國西部,如同詩篇104:8-10經文中的預言,是定居在塔克拉瑪干沙漠的外圍地帶。

漢朝將軍李廣利在西元前108年的一次軍事遠征中,在此地發現猶太人。漢帝國在西元二世紀開始走向衰敗,隨著漢朝軍隊開始從西部地區撤軍,猶太人也跟著遷徙到中國偏中部地區;因為他們寧願接受漢朝統治者的保護,也不願生活在韃靼人的統治下。因此,他們向東遷徙,來到今天稱為甘肅省的地區。根據布瑪拿西支派的人的說法,這個支派是在西元231年移居到開封。

漢朝之後的朝代歷經內亂外患以及與周邊外族的爭戰。從瑪拿西支派人的描述告訴我們,他們後來被迫漂流,而且中國皇帝拿走他們的聖書,也就是《妥拉》(指摩西五經)書卷。

在失去《妥拉》之後,又再次漂流。對於這段時期,我們所知不多,除了根據他們的傳說,在他們去到印度和緬甸之前,有一段時間是住在洞穴內。因此,他們被稱為「新隆」(Shinlung),意思是洞穴之谷,是他們曾經的避難居所。

最後他們定居在印度東北部的米佐拉姆邦 (Mizoram) 和曼尼普爾邦 (Manipur),他們沒有任何聖書或書寫歷史,但他們的祭司以口述方式持續將他們的傳統傳承下去,其中包括舉行禮拜的儀式,一直到十九世紀初。

1813年,英國宣教士獲准進入該地區,在那裏重新發現這個族群。由這些浸信會宣教士率先報告,他們可能發現以色列消失支派 (Lost Tribes) 的後裔。

瑪拿西支派人流傳著一項傳說,即使中國皇帝拿走他們的聖書,有一天,有白人會歸還此書;那名白人會是從歐洲來的基督徒宣教士。

隨後在19世紀末,威爾斯大復興差派宣教士抵達當地,在這個地區,許多人很快就接受基督教信仰,也包括許多新隆人 (Shinlung)。

然而,這些宣教士發現,有一群人的口述傳統是直接出自創世記,例如大洪水和戲劇性把人的語言分開,還有與聖經人物吻合的族長故事。這很可能就是為何他們會欣然接受宣教士提供的聖經。

當英國宣教士將聖經翻譯成當地語言並教導他們閱讀後,瑪拿西支派人喜出望外地發現,他們的故事、傳說和歌謠都符合聖經記載。在他們看來,這證實他們就是瑪拿西支派的後裔,而且某些族人也決定持守他們的以色列傳統。

在1950年代,有一小群瑪拿西支派人決定要移居以色列,並試著徒步前往以色列,但後來沒有成功。但他們的確設法與印度大城市裡的猶太社區取得聯繫。以色列拉比阿維查爾 (Eliezer Avichail) 聽到這群人存在的消息,最後就產生興趣。他在1980年代冒險前往該地區,希望瞭解這群人的身世。

阿維查爾最後帶了一名以色列作家哈爾金 (Hillel Halkin) 一同前往,他的知名作品《越過安息日的長河》就在講述他自己找答案的過程,希望發掘這群人的真實身分。

從瑪拿西支派人代代相傳的習俗與傳統中,他們發現某些集體歌謠,是早在他們接觸宣教士之前就存在,這些歌謠都提到與以色列遠古時代有關的聖經事件。

例如,一年一度的西普伊節 (Festival of Sikpui) 是瑪拿西支派人最重要的節日之一,要等到全族唱完一首聖歌,節日才算開始。聖歌中清楚提到出埃及記中的離開埃及、雲柱與火柱,以及紅海分開。

在《這是首古老之歌》(This Song is Old) 紀錄片中,哈爾金堅持認為這首古老的集體歌謠,對他而言,就是證明瑪拿西支派人具有以色列血統的最佳例證。

「歸回以色列」(Shavei Israel) 組織的符瑞德 (Michael Freund) 後來成為支持他們在以色列土地上回歸猶太大家庭的重要推手。塞法迪 (Sephardi) 首席猶太拉比阿馬爾 (Shlomo Amar) 在2005年4月接受瑪拿西支派是以色列血統的主張,主要因為他們虔誠信仰猶太教。他的決定也讓瑪拿西支派人更容易取得以色列入境許可。

第一批1,750位瑪拿西支派人已在2007年抵達以色列,還有另外7,200人在印度焦急地等候漫漫回家之路,而他們漫長的旅程與等待即將要畫下句點。

 

作者: ICEJ回歸事工董事 霍華德・弗勞爾(Howard Flower )
校稿:台灣ICEJ
編審:雲嵐牧師
新聞出處:ICEJ NEWS

經文與禱告


以賽亞書43:5-6
不要害怕,因我與你同在;我必領你的後裔從東方來,又從西方招聚你。我要對北方說,交出來!對南方說,不要拘留!將我的眾子從遠方帶來,將我的眾女從地極領回。

 

禱告方向:

為印度東北部的瑪拿西支派的印度猶太人阿利亞回歸禱告,也為剛剛回來的248名印度猶太人阿利亞能夠盡快適應以色列當地生活並有機會聽聞福音禱告,主將不可能的事轉為可能,神掌權在各地猶太人回歸以及引領祂的子民轉回歸向神。

 

 

感謝您繼續關注追蹤支持台灣ICEJ,最近因官網網站需要重整更新,若您訂閱本週台灣ICEJ電子報,為避免您在官網上訂閱電子報發生問題,以及我們因重整更新收不到您的來信,煩請您來信Email向我們訂閱 [email protected],留下您的訂閱者姓名與您要收信的Email address即可。謝謝您。

 


 

認識台灣ICEJ

社團法人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 (簡稱 台灣ICEJ),是ICEJ (International Christian Embassy Jerusalem) 全球第一個華人分部,於2012年正式在台灣登記為非營利機構,其前身為台灣辦事處,於2004年起致力於連結華人眾教會,並分享以色列異象,以禱告和奉獻支持祝福以色列; 每年以奉獻支持關懷猶太人的歸回及慈惠事工、並帶領華人團體上耶路撒冷守住棚節、且每週傳遞以色列當地時事現況及代禱消息給眾教會。更多認識我們或希望收到每週消息,請來信。

E-mail:[email protected]

官網:https://icej.org.tw

 

[email protected]:台灣ICEJ

 

 

FB:ICEJ Taiwan 華語

 

 

微信:ICEJ圣城资讯网

 

 

IG:icej.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