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14日,衣索比亞裔以色列人在耶路撒冷政府大樓外抗議,要求營救他們的親人,將他們接回自己的國家。(圖片來源:對方提供)

應該將所有衣索比亞裔猶太人
帶回以色列

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著作所有,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在衣索比亞貢德爾(Gondar)這個歷史悠久的猶太社區中心,有1萬名貝塔以色列人(Beta Yisrael)正焦急地等待移民到猶太國家。

 

2021年11月14日,衣索比亞裔以色列人在耶路撒冷政府大樓外抗議,要求營救他們的親人,將他們接回自己的國家。(圖片來源:對方提供)

 

這是關乎一支古老的希伯來支派經歷猶太復興(Re-Jew-venation)的動人故事。此外,在非洲爆發令人不安的內戰時,以色列國能夠大幅改變歷史。但首先我們的故事是從一名小女孩開始。

兩個月前,衣索比亞一名住在貢德爾猶太難民營裡的10歲孩童露絲.特斯法耶(Ruth Mulugeta Tesfaye)出現胸痛。她的父母將她送到當地醫院,並診斷出她的心臟長了一顆大腫瘤。露絲隨後被送往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的重點醫院。那裡的醫生確定這項診斷結果,但告訴她家人,他們無力進行手術來挽救她的生命。

露絲的母親安芭妮絲.比魯(Ambanesh Tekeba Biru)急忙打電話給在以色列的亞法罕.奈吉斯(Avraham Neguise)。亞法罕年輕時是牧羊人,他在1985年從衣索比亞回歸以色列。他是以色列聯合黨(Likud)的前國會議員,任期為2015年到2019年。他當時也是移民暨海外僑民事務(Immigration and Diaspora Affairs)首長。從他抵達以色列以來,他就一直是衣索比亞事務的捍衛者,也是獲得個人成就的典範。他擁有教育博士學位,又取得法學學位,他表示特別攻讀這個學位,就是要為他的族人爭取家人團圓。事實上,為迫使以色列政府信守對貝塔以色列人(Beta Yisrael)的承諾,奈吉斯運用國會投票來拖延國家預算通過。這是相當勇敢且成功的招數,但諷刺的是,最後卻迫使他不得不退出聯合黨。

2013年當以色列猶太事務局(Jewish Agency)離開貢德爾後,安芭妮絲就在這個負責監督猶太機構的「希望」(Hatikva)聯合組織擔任主席,因此亞法罕對她很熟悉。安芭妮絲哭著表示:「如果我的女兒現在沒有接受救助就會死去。」

 

在接受救命手術後的安芭妮絲和露絲(圖片來源:J. DAVID)

 

奈吉斯聯繫一位長期支持「拯救孩童心臟」(Save A Child’s Heart)的朋友。這個出色的以色列人道組織致力在小兒心臟醫療資源有限或缺乏的國家,拯救罹患心臟病的重症孩童。這個機構成立於1996年,總部設在霍隆(Holon)的沃爾夫森兒童醫院(Wolfson Hospital)。「拯救孩童心臟」(簡稱SACH)機構已經在世界各地拯救6,000多名急需救助的孩童;尤其是來自非洲和中東地區的孩童,其中包括伊拉克、加薩和巴勒斯坦地區。此外,SACH還協助培訓第三世界國家的醫生,讓他們瞭解心臟病最新的治療方法。

SACH立刻承諾要救助露絲,於是露絲和安芭妮絲飛到以色列,露絲兩週前在當地接受手術。這項手術成功地切除露絲心臟上的腫瘤,目前她病情穩定逐漸康復。

但現在母女倆面臨新的危機:他們能否准許留在以色列這個他們夢想已久的國家,或是將被遣送回到衣索比亞?

在衣索比亞貢德爾這個歷史悠久的猶太社區中心,有1萬名貝塔以色列成員正焦急地等待移民到猶太國家。

他們來自多個村莊城鎮,通常是步行方式走到這個猶太社區。他們在這裡學習希伯來文並研讀猶太律法,並在猶太事務局 (Jewish Agency) 指派的拉比教導下,按照猶太人的方式生活。他們是之前被稱作法拉沙穆拉 (Falash Mura) 的猶太後裔,在19和20世紀,通常是在基督教宣教士的強迫下皈依基督教。

諷刺的是,一名皈依基督教的猶太人斯特恩 (Henry Aaron Stern) 在1860年開始帶領貝塔以色列成為基督徒,而且許多猶太人皈依基督教是為了躲避多數基督徒的迫害。事實上,在2002年當時的塞法迪(Sephardi)首席拉比約瑟夫(Ovadia Yosef)宣布,法拉沙穆拉是出於害怕和暴力威脅才皈依基督教,因此應該視他們為猶太人。

約瑟夫與拉德巴茲(Radbaz)早期的看法一致。(拉德巴茲是猶太律法的重量級權威齊姆拉拉比(Rabbi David Ibn Abi Zimra),他在1479年出生於西班牙,曾住過非斯(Fez)、開羅和采法特(Safed)等地。)約瑟夫在1973年重申,在衣索比亞社區內的是但支派後裔的猶太人。四十多年來,在1984年摩西行動(Operation Moses)和1991年美國布希政府大力促成的所羅門行動(Operation Solomon)中,有超過10萬名貝塔以色列人在大型專機接送下回到以色列。目前這個社區總人數超過16萬人。

貝塔以色列人能夠來到以色列,是根據允許家人團聚的《回歸法》(Law of Return),或是根據猶太律法從母系族譜中認定的猶太人。

但至少還有1萬名猶太後裔仍留在貢德爾和阿迪斯阿貝巴。許多人從1999年開始就一直在等待回歸。以色列政府已整理出一份符合移民資格的核准名單,並於2015年承諾將在五年內將他們全部帶回以色列。這些人都有親人在以色列,許多家庭遭殘忍拆散,被迫分隔兩地。由於衣索比亞目前爆發內戰,正打得如火如荼,因此他們現在的處境變得更加危急。泰格瑞人民解放陣線(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軍隊正挑戰衣索比亞政府,國家陷入動盪不安的緊張狀態,情勢隨時可能惡化。

本週日,以色列內閣將召開會議,可望批准5千名衣索比亞社區成員進到以色列。內政部長夏克德(Ayelet Shaked)和移民與融合事務部長(Immigration and Absorption Minister)夏塔(Pnina Tamano-Shata,她是第一位在衣索比亞出生又踏入以色列國會殿堂的女性)正設法確保他們能夠順利移民。但許多人在問:「為何不將所有人都帶回家?」最近參與抗議活動的一名人士悲痛地指出:「以色列國的一項重要使命是要成為全體猶太人的守護者,無論這些人居住在何處。這既是我們的榮幸,也是我們立下的承諾;因此,我們怎能不遵守諾言呢?」

在此同時,安芭妮絲坐著等候。一方面覺得如釋重負,終於挽回她女兒的性命;但又煩惱擔心,露絲一旦完成治療,從醫護中心出院後,他們將被迫返回衣索比亞。即使他們已經在返鄉核准名單,能夠搬回以色列,在這裡展開新生活。如果將他們遣送回衣索比亞,這不只是一場荒謬劇,更會對所有長期在衣索比亞受苦,希望追求自由,並想要以猶太身分在猶太國家生活的衣索比亞人,釋出讓人灰心沮喪的訊息。

歷史帶來危機,同樣也帶給我們機會。這或許是我們能夠撥亂反正的絕佳時機,能夠將所有衣索比亞裔猶太人帶回家,也能夠為我們大聲說出:「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

本文作者是賴阿南納猶太外展中心(Jewish Outreach Center of Ra’anana)主任。

 

為猶太人回歸奉獻

 

新聞出處:JP
新聞日期:2021/11/18
翻譯|校稿|編審|台灣ICEJ團隊

 

 

經文與禱告

詩篇107:1-9
你們要稱謝耶和華,因他本為善;他的慈愛永遠長存!願耶和華的贖民說這話,就是他從敵人手中所救贖的,從各地,從東從西,從南從北,所招聚來的。他們在曠野荒地漂流,尋不見可住的城邑,又飢又渴,心裏發昏。於是,他們在苦難中哀求耶和華;他從他們的禍患中搭救他們,又領他們行走直路,使他們往可居住的城邑。但願人因耶和華的慈愛和他向人所行的奇事都稱讚他;因他使心裏渴慕的人得以知足,使心裏飢餓的人得飽美物。

 

 

禱告方向:
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這些年一直以支持衣索比亞猶太人回歸為我們的最重要服事之一,也感謝所有一起為主擺上的牧者和弟兄姐妹們!現在因著衣索比亞的內戰,他們的生命有危險,求主興起我們這東方的海島成為他們的祝福,服事他們回家!

 

 

感謝您繼續關注追蹤支持台灣ICEJ,最近因官網網站需要重整更新,若您訂閱本週台灣ICEJ電子報,為避免您在官網上訂閱電子報發生問題,以及我們因重整更新收不到您的來信,煩請您來信Email向我們訂閱 [email protected],留下您的訂閱者姓名與您要收信的Email address即可。謝謝您。

 


 

認識台灣ICEJ

社團法人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 (簡稱 台灣ICEJ),是ICEJ (International Christian Embassy Jerusalem) 全球第一個華人分部,於2012年正式在台灣登記為非營利機構,其前身為台灣辦事處,於2004年起致力於連結華人眾教會,並分享以色列異象,以禱告和奉獻支持祝福以色列; 每年以奉獻支持關懷猶太人的回歸及慈惠事工、並帶領華人團體上耶路撒冷守住棚節、且每週傳遞以色列當地時事現況及代禱消息給眾教會。更多認識我們或希望收到每週消息,請來信。

E-mail:[email protected]

官網:https://icej.org.tw

 

[email protected]:台灣ICEJ

 

 

FB:ICEJ Taiwan 華語

 

 

微信:ICEJ圣城资讯网

 

 

IG:icej.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