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坦雅胡獲勝能與本—格維爾建立聯盟嗎?

納坦雅胡獲勝能與本—格維爾建立聯盟嗎?

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著作所有,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對於納坦雅胡來說,沙斯黨(Shas)和國家合一政黨(UTJ)是夢寐以求的聯盟夥伴,而以伊塔馬爾.本—格維爾(Itamar Ben-Gvir)為代表的宗教錫安主義黨則是以色列的外交噩夢。

2022年11月1日,猶太力量(Otzma Yehudit)政黨主席伊塔馬爾.本—格維爾議員在以色列選舉結果公佈時,在該黨位於耶路撒冷的競選總部向支持者發表講話。(照片來源:YONATAN SINDEL/FLASH90)

 

宗教錫安主義黨(Religious Zionist Party,下文皆用簡寫RZP)在週二的選舉中飆升至前所未有的14個席位後,該黨的第二順位政治領袖伊塔馬爾.本—格維爾議員(MK Itamar Ben-Gvir)欣喜若狂的在早上發了推文說:「早安,以色列。」

「現在是建立一個成熟的右翼政府的時候了,在我們自己的國家當家作主的時刻到了。」本—格維爾寫道。

「現在是建立一個成熟的右翼政府的時候了。在我們自己的國家當家作主的時刻到了。」伊塔馬爾.本—格維爾

對於一位長期從事反體制活動的律師來說,這是一個將幻想變為現實的時刻,他很可能會在下一屆政府中擔任部長。

以色列新政治現實的破曉時分

以色列週三早晨一個新的政治世界喚醒,其由右翼、中間和左翼政黨組成的多元政府,現在很可能會被以色列歷史上最右翼的政府之一所取代。

伊塔馬爾.本—格維爾議員(宗教錫安主義黨)在以色列大選前夕走訪馬哈尼—耶戶大市場。(照片來源:AMIR COHEN /路透社)

從表面上看,本—格維爾的推文並不是預言,這只是對以色列新政治現實的陳述。

從選舉結果看出一個明顯的右翼聯盟已形成,各位可以想像一下,自2018年底以來籠罩以色列的政治癱瘓,使以色列陷入前所未有的五次選舉週期,現在終於結束。

以色列聯合黨(Likud,註:利庫德黨)領袖班傑明.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現在可能獲得組建政府的首次機會,他應該能夠與「RZP」和兩個極端宗教傾向的政黨「沙斯黨」和「聯合妥拉猶太教黨」達成聯盟協議,組建一個65席的政府。

此舉可能會讓於2021年選舉失利下台的納坦雅胡重返總理辦公室。

這不僅是本—格維爾的時刻,也是納坦雅胡的時刻。

納坦雅胡曾於1996-1999年和2009-2021年期間任職,他以自己是以色列右翼不容置疑的領袖而自豪。

他能說一口流利的英語,曾在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學習過。他如走鋼絲般平衡地保持與國際間成功的外交對話,同時也維持住他的右翼基地。回顧他的履歷,可以看出他運作的四種相關模式。

在第一種模式中,納坦雅胡經常使用制衡的方法,無論是在國際舞台還是建構聯盟之時,他願意承擔外交或政治損失以換取其他的勝利。

只需看看他在2020年達成的協議,即暫停對約旦河西岸定居點行使主權,以換取以色列與四個阿拉伯國家關係正常化的亞伯拉罕協議(Abraham Accords)。

在第二種模式之下,納坦雅胡較有可能以明顯的小手段推動局勢向前的發展,而非造成大幅度的政治動盪。

第三,他必須站在主導的位置,有充分的政治自由來採取行動,而非受制於聯盟夥伴的約束。往往是在他們試圖過度支配政府政策時,他才會尋求用更順從的合作夥伴來取代他們,或者讓政府徹底瓦解。

第四,納坦雅胡經常通過指責另一位政客破壞工作,來為不受支持的措施爭取轉寰餘地。

對於納坦雅胡來說,沙斯黨(Shas)和國家合一政黨(UTJ)才是夢想的聯盟夥伴(特別是考慮到他們在組建政府所需的61個席位中獲得了19個席位的巨大優勢),他們的要求通常是關乎內政,不會對納坦雅胡產生嚴重後果。

宗教錫安主義黨(RZP)是納坦雅胡難以應付的外交噩夢。

對納坦雅胡來說,RZP是有助於他競選的政黨,因為他們有共同價值觀,即擴張以色列土地、猶太人主權和反對巴勒斯坦建國。在現實情況中,他們給納坦雅胡帶來的是一個難以應付的外交噩夢。

該黨(RZP)呼籲對西岸定居點或至少在定居點的陣營中充分行使主權。

如果做不到這一點,他們就想在猶大和撒瑪利亞推進實質的主權,包括解散以色列國防軍的民政部門,並允許以色列各部委員管理西岸的以色列平民生活。

RZP黨希望看到批准70個西岸前哨,並稱之為「年輕社區」,或作為新的定居點,或者作為現有定居點的附近社區。該黨反對巴勒斯坦人在西岸C區的開發,並希望以色列國防軍增加人力拆除巴勒斯坦非法建築。

接著還有支持猶太人在聖殿山祈禱的議題。這些只是他們的一些問題,其中還包括對西岸巴勒斯坦暴力事件做出更嚴厲的反應,以及判處死刑。

該黨(指RZP政黨)可能希望在與聯合黨陣營的聯盟協議中達到他們的一些要求,但對其中任何一項的要求採取行動都可能使納坦雅胡與美國總統喬.拜登(Joe Biden)發生衝突,因拜登反對所有此類的行動,更不用說歐盟對其的反對立場。

這是在已反對本—格維爾的意見之上,他的勝利演說被「恐怖份子去死」的呼聲打斷,批評者擔心這個口號是「阿拉伯人去死」的淡化版。

不同於擅長迂迴的納坦雅胡,RZP黨可能會在其問題上採取死硬的立場,特別是考慮到其龐大的規模,從而延長談判過程並使談判過程複雜化。

為了規避RZP黨的頑固立場,納坦雅胡可能會求助於國家合一政黨主席本尼.甘茨(Benny Gantz)。從政策角度來看,甘茨有12個席位,可以成為替代者,但這不會是一個容易的替代方案,因為甘茨一再表示他反對加入納坦雅胡聯盟,而且他們過去試圖合作的嘗試甚至沒有持續一年。

儘管他們對彼此有敵意,納坦雅胡在意識形態上與甘茨的共同點多於與RZP黨的共同點。

2009 年首次當選時,納坦雅胡代表的是極右翼,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已成為他領導的民族主義陣營中最溫和的成員之一,即使在他自己的黨內也是如此。

在甘茨的聯盟中,納坦雅胡可以繼續抗議自己是一個被民族復興黨(National Resilience Party)壓制的堅固的右翼份子,而在與 RZP黨的聯盟中,納坦雅胡也冒著可能突然成為中間派的風險。

斯莫特里赫(Smotrich)週三晚上告訴第12頻道,他認為聯盟談判可以很快結束。

然而,接下來的幾週很可能是納坦雅胡和 RZP黨主席斯莫特里赫之間的一場受保護的政治博弈,在這過程中,右翼夢想的聯盟可能會分崩離析,因為兩黨都試圖堅持他們的不同要求。

納坦雅胡當然可以以建立政府的名義克服第一場的政治危機,通過口頭承諾與 RZP黨達成聯合協議,而那將是他在未來兩年內永遠無法實現承諾。

為能做到這點,RZP黨將以加入政府的名義(很可能必須同意)要求當事實證明這些訴求沒有得到滿足時,將不再與納坦雅胡同行。

歸根結底,事實上是「右翼陣營的分裂」而「非左翼的力量」阻礙了一個完整的右翼政府。右翼民族主義陣營在價值觀上往往是一致的,但在如何執行這些價值觀上卻存在著分歧。

除非 RZP黨降低其最大限度的訴求,否則這個右翼的夢想聯盟很可能是短暫而轉瞬即逝的(如果它真的能開始的話)。

 

 

文章來源:耶路撒冷郵報(JP)妥娃.拉扎洛芙(Tovah Lazaroff)
文章日期:2022/11/02
翻譯|校稿|編審|台灣ICEJ團隊

 

 

 

 

 

 

經文與禱告

詩篇25:12
誰敬畏耶和華,耶和華必指示他當選擇的道路。

以弗所書2:14
因他使我們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

詩篇133:1
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地善,何等地美!

 

 

禱告
親愛的主,感謝祢保守以色列第五次大選順利結束。我們繼續禱告所有右翼的政黨都有一顆敬畏祢的心,將以色列國的福祉放在各自政黨的立場和利益之先。願他們有顆謙卑順服的心,認定祢是以色列的神,祢的主權在所有的政權之上。我們祈求以色列的聯合政府能在彼此合一之中出發,成為一個為祢所託管的政府和列國的祝福。

 

 

 

感謝您繼續關注追蹤支持台灣ICEJ,最近因官網網站需要重整更新,若您訂閱本週台灣ICEJ電子報,為避免您在官網上訂閱電子報發生問題,以及我們因重整更新收不到您的來信,煩請您來信Email向我們訂閱 [email protected],留下您的訂閱者姓名與您要收信的Email address即可。謝謝您。

 


 

認識台灣ICEJ

社團法人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 (簡稱 台灣ICEJ),是ICEJ (International Christian Embassy Jerusalem) 全球第一個華人分部,於2012年正式在台灣登記為非營利機構,其前身為台灣辦事處,於2004年起致力於連結華人眾教會,並分享以色列異象,以禱告和奉獻支持祝福以色列; 每年以奉獻支持關懷猶太人的回歸及慈惠事工、並帶領華人團體上耶路撒冷守住棚節、且每週傳遞以色列當地時事現況及代禱消息給眾教會。更多認識我們或希望收到每週消息,請來信。

E-mail:[email protected]

官網:https://icej.org.tw

 

[email protected]:台灣ICEJ

 

 

FB:ICEJ Taiwan 華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