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與中東國家的最新情勢

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著作所有,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兩地高峰會分析報導:以色列與巴林會談同時,阿拉伯各國國王也齊聚阿聯酋

簡單的說,約旦王國和以色列的例子顯示和平應有的樣貌,這種和平必須建立在強而有力的公民社會、經濟因素和個人溫情的基礎上。

 

2020年11月18日,巴林外交部長扎亞尼(Abdullatif Al-Zayan)會見以色列納坦雅胡總理。(photo credit: KOBI GIDON / GPO)

 

當巴林外交部長扎亞尼(Abdullatif Al-Zayan)週三在以色列會見以色列與美國外長的同時,約旦國王和巴林國王飛往阿布達比(Abu Dhabi),與阿布達比邦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Zayed Al-Nahyan) 舉行重要會議,這些前所未見的重要會議正說明中東地區的版圖變化。

在耶路撒冷和阿布達比的會談氣氛大不同。海灣航空(Gulf Air)的航班載著巴林外長扎亞尼和美國特使柏科維茨(Avi Berkowitz),於周三上午10:20抵達特拉維夫。這是巴林海灣航空的以色列首航,可能代表這家航空公司即將追隨阿聯的杜拜航空(Flydubai)和阿提哈德航空(Etihad)的腳步,這兩家航空公司宣布提供飛往以色列的航班。

巴林外長扎亞尼戴著口罩,在停機坪上會見以色列外長阿胥肯納(Gabi Ashkenazi),他們彼此問候。隨後會議都是有關以色列和海灣國家正走向和平,朝著美麗新世界發展。而美國在其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因為這是由美國在一些已有共通地區性世界觀,且想要彼此認識的國家之間牽線促成的現況。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來到以色列會見巴林和以色列代表團。對他來說,這是一次告別之行,尤其在美國總統大選後,不確定感籠罩在川普政府的最後這幾個月,更樂於暫別華府。中東情勢則較為樂觀,蓬佩奧、扎亞尼和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能夠在週三(11/18)見到一年中最美的日落,象徵會面時的正向能量。以色列總統里夫林(Reuven Rivlin)剛邀請扎亞尼到以色列訪問,而巴林則請以國外長阿胥肯納吉於12月到麥納瑪(Manama)訪問。

在此同時,作為中東地區安全保障的重要國家領袖齊聚在阿聯,商討彼此之間的兄弟情誼。

約旦王國與麥納瑪以及阿布達比的情況有很大的不同。約旦收容數十萬敘利亞難民,在歷史上擁有大批巴勒斯坦人口,且面臨諸多經濟挑戰。約旦在耶路撒冷也是伊斯蘭和基督教聖地的守護者。不過,約旦國王從未與納坦雅胡維持良好關係。

簡而言之,約旦王國和以色列的例子顯示和平應有的樣貌,這種和平必須建立在強而有力的公民社會、經濟因素和個人溫情的基礎上。

阿聯、巴林和以色列之間關係似乎非常熱絡。但約旦在阿布達比傳達的訊息就有些不同;沒有以色列代表團在場,這些君主不只討論他們的戰略關係,但也強調需要在兩國方案(Two-State Solution)的基礎上,為巴勒斯坦人謀求公平與全面的和平。

這樣的會面提醒我們,就在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準備就任之際,面對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問題上的缺乏作為,會有愈來愈多人呼籲對以色列施壓。

例如,儘管巴勒斯坦政府可能願意與以色列進行安全合作,但就官方而言,巴勒斯坦甚至不與美國和以色列打交道。巴勒斯坦各派系正在開羅商討妥協方案,這是他們持續討論的方案之一,但多年來的討論始終沒有結果。歐洲主要國家關注以色列在耶路撒冷吉瓦特哈馬托斯 (Givat Hamatos)的建房決定,歐盟表示此舉將傷害兩國方案。

這表示,儘管週三在以色列的會談積極正面,顯明未來可能的發展;但在阿布達比的討論卻顯示,現實情況將持續讓某些討論蒙上陰影。目前還不清楚,阿聯與巴林和以色列之間的新關係會如何牽動巴勒斯坦和平進程。

到目前為止,巴勒斯坦的領導階層對海灣國家相當冷淡,沒有高層級的巴勒斯坦人陪同約旦國王參與會談。阿布達比、麥納瑪和耶路撒冷唯一能做的是將議題區隔開來,這是可行的做法;不過,區隔議題也會帶來負面影響。

另一方面,只依賴和平協議和以色列撤出約旦河西岸(West Bank)是不切實際的做法。2002年阿拉伯和平倡議(The Saudi initiative of 2002),以及後續阿拉伯國家聯盟(Arab League)對這類決議的支持,後來都沒有成功。當時美國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和其他人試圖將所有問題都與以色列撤出約旦河西岸綁在一起,實際上,就是把所有牌交給巴勒斯坦人。但拿走這張牌(撤出約旦河西岸)是川普總統的其中一項創舉。

阿聯和巴林正試著逐步影響約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問題,這表示區隔議題又支持未來兩國概念是可行的做法。

從這個觀點來看,有時會提到巴勒斯坦人像是穆罕默德·達蘭 (Mohammed Dahlan)的名字。因為打破伊朗以及土耳其與卡達聯盟 (Turkish-Qatari)意圖對巴勒斯坦人造成的影響,也相當重要。例如,哈馬斯在11月18日嚴厲抨擊以色列,因為以色列為了報復伊朗的伊斯蘭革命衛隊聖城部隊(IRGC Quds Force)在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 放置簡易爆炸裝置,因此對敘利亞進行空襲。

約旦是一個務實的國家,在區域問題上動作緩慢。但近年來,約旦對以色列相當強硬,要求以色列歸還象徵1994年和平協議的土地。該國最近舉行國會選舉,但顯示投票率低。根據媒體報導指出,婦女和反對派伊斯蘭成員皆失去席位。

在沙烏地阿拉伯,報導重點在於巴林前往以色列訪問,以及蓬佩奧發表聲明,表明應該孤立伊朗。在阿聯酋的艾茵傳媒(Al-Ain Media)也關注蓬佩奧的聲明。

由於巴林外交部長在以色列進行訪問,因此阿聯決定接待約旦國王和巴林國王,顯示阿聯在戰略上的深謀遠慮。阿聯駐華盛頓大使歐泰巴(Yousef al-Otaiba)在華盛頓經濟俱樂部(The Economic Club) 對以色列國家安全研究所(Institute for National Security Studies)以及以色列駐華盛頓大使德默爾(Ron Dermer)發表談話時,大力鼓吹區域穩定。

阿聯還就該國與美國達成的F-35協議發表白皮書,這是為了展現阿聯願意與美國以及該地區合作夥伴共同承擔責任與戰略角色。蓬佩奧在離開以色列後將前往海灣國家。

約旦國王在2017和2018年曾經常與川普政府進行對話,雖然他可能不會與蓬佩奧會晤,但他在阿聯所作的評論仍具有份量,對於當今和未來的美國政府還有以色列,都應該將他的話納入考慮。

 

 

翻譯:豐盛
校稿:台灣ICEJ
編審:雲嵐牧師
新聞出處:JP
新聞日期:2020/11/19

 

經文與禱告


以賽亞書9:23-25
當那日,必有從埃及通亞述去的大道。亞述人要進入埃及,埃及人也進入亞述;埃及人要與亞述人一同敬拜耶和華。當那日,以色列必與埃及、亞述三國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因為萬軍之耶和華賜福給他們,說:埃及─我的百姓,亞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產業,都有福了!

 

禱告方向:

為約旦與埃及這兩個國家能夠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禱告,神恩待這兩個國家在大道上完成神預先所計畫,不延遲神的計劃並持守從主來的恩典,禱告以賽亞大道滿了神的汁漿而常發青,代代相傳神的祝福與工作在這條大道上。為以色列與阿聯和巴林目前發展正常化關係向主獻上感恩,求主繼續恩待協議中每項的計畫,都能祝福猶太百姓與阿拉伯百姓,並使中東與北非的穆斯林國家起而傚尤。特別為約旦與以色列之間的關係禱告,主恩待約旦時常轉向神的心,願約旦成為綿羊國,在神的手中成為貴重的器皿。

 

 

感謝您繼續關注追蹤支持台灣ICEJ,最近因官網網站需要重整更新,若您訂閱本週台灣ICEJ電子報,為避免您在官網上訂閱電子報發生問題,以及我們因重整更新收不到您的來信,煩請您來信Email向我們訂閱 [email protected],留下您的訂閱者姓名與您要收信的Email address即可。謝謝您。

 


 

認識台灣ICEJ

社團法人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 (簡稱 台灣ICEJ),是ICEJ (International Christian Embassy Jerusalem) 全球第一個華人分部,於2012年正式在台灣登記為非營利機構,其前身為台灣辦事處,於2004年起致力於連結華人眾教會,並分享以色列異象,以禱告和奉獻支持祝福以色列; 每年以奉獻支持關懷猶太人的歸回及慈惠事工、並帶領華人團體上耶路撒冷守住棚節、且每週傳遞以色列當地時事現況及代禱消息給眾教會。更多認識我們或希望收到每週消息,請來信。

E-mail:[email protected]

官網:https://icej.org.tw

 

[email protected]:台灣ICEJ

 

 

FB:ICEJ Taiwan 華語

 

 

微信:ICEJ圣城资讯网

 

 

IG:icej.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