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和班奈特展現對阿布杜拉國王的支持

2021 年 4 月 20 日,在約旦首都安曼南部約 80 公里處,水流入古爾哈迪薩 (Ghor al-Haditha) 的農業灌溉池。(Khalil MAZRAAWI /法新社)

拜登和班奈特展現對
阿布杜拉國王的支持

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著作所有,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在約旦脆弱的政局中,拜登和班奈特動作頻頻,展現對阿布杜拉國王的支持

約旦缺水問題、王室緊張關係、經濟困境,都讓美國和以色列大為緊張,紛紛表示對約旦國王的支持。擔心這個重要盟友一旦垮台,可能會為中東地區帶來災難性後果。

2016 年 3 月 10 日,約旦國王阿布杜拉二世 (King Abdullah II)(右)在約旦安曼的侯賽尼亞宮 (Husseiniya Palace) 會見當時的美國副總統拜登。(美聯社/ Raad Adayleh)

 

以色列和美國相繼在本週對約旦及其統治者阿布杜拉二世 (King Abdullah II) 國王展現大動作,對這個王國的穩定表達嚴重關切。

週二,美國政府宣布,阿布杜拉將在本月下旬前往美國訪問,將成為第一位在拜登任內訪問白宮的中東領袖。

白宮發言人莎琪 (Jen Psaki) 強調,約旦是「美國重要的安全夥伴和盟友」,並表示這次訪問將「展現約旦在促進中東地區和平與穩定扮演的領頭羊角色」。

兩天後,當以色列外交部長拉皮德 (Yair Lapid) 拜會約旦外交部長艾曼·薩法迪 (Ayman Safadi) 時,以色列同意大幅提高對約旦的供水量,協助約旦對抗嚴重缺水問題。

週四經證實,以色列總理班奈特和阿布杜拉上週在安曼王宮進行密會,這是兩國領袖三年多來首次舉行高峰會。

以色列外交部表示,依照週四簽署的協議,以色列將在 2021 年另外提供約旦 5,000 萬立方公尺(6,500 萬立方碼)的供水。

雙方還同意提高約旦出口到約旦河西岸的金額上限,從 1.6 億美元提高到 7 億美元。

 

2021 年 4 月 20 日,在約旦首都安曼南部約 80 公里處,水流入古爾哈迪薩 (Ghor al-Haditha) 的農業灌溉池。(Khalil MAZRAAWI /法新社)

 

分析師表示,阿布杜拉國王同父異母的兄弟因涉及密謀推翻國王的政變,而遭到逮捕,幾個月後,就出現這些動作,這絕非偶然。

「猶太美國國家安全研究所」(Jewish Institute for National Security of America) 資深研究員漢納 (John Hannah) 對《以色列時報》 (The Times of Israel) 表示,這個事件「可能撼動約旦政府單位裡不少人,比當局揭露的人數還多,可能也帶給以色列同樣的震撼。」

拜登和班奈特目前正採取因應措施,希望協助維持王國的穩定。約旦王國對這兩國的國家安全扮演相當關鍵的角色。

 

動盪不安的王國

本週班奈特和拜登動作頻頻,顯示他們認為有必要對哈希米 (Hashemite) 政權表示支持。

 

2020 年 3 月 18 日,由於約旦採取對抗新冠疫情傳播的措施,安曼的羅馬劇院內空無一人。(Khalil Mazraawi /法新社)

 

約旦面臨經濟困境、政治壓迫,以及對阿布杜拉政權合法性的質疑,內部沮喪情緒已醞釀多年。去年,新冠疫情更進一步加深許多民眾對政府的不滿。雖然在君主政權嚴格控管言論自由下,這些不滿大多在可控的範圍內。

約旦一開始採取嚴格的封鎖措施雖有效減緩疫情傳播,但卻重創該國經濟,讓約旦面臨數十年來最嚴重的經濟緊縮。在 2020年底,失業率已達到將近 25%。

傳統上部族群體一向被視為王國政權支持的基礎,近年來他們不只對政府的批評聲浪日益高漲,對整個統治階層也有不少批評。

4 月份,當阿布杜拉國王的同父異母兄弟韓沙 (Hamzah) 親王遭到居家軟禁,這場罕見的宮廷陰謀才因此曝光。這場公開的宮廷戲碼也突顯哈希米政權的分裂,可能導致整個政權根基土崩瓦解,也會對以色列及其安全造成危害。

 

2001 年 4 月 2 日,約旦國王阿布杜拉二世與他同父異母兄弟也是當時王儲韓沙 (Hamzah Bin Hussein) 相視而笑。(美聯社照片/優素福·艾倫)

 

約旦除了面臨這些困境外,還是全世界最缺水的國家之一。他們已經從地下含水層抽取將近60%的水源,抽取速度是地下水生成速度的兩倍。其餘水源則來自河流和溪水。

約旦人口增長,再加上收容超過 100 萬名敘利亞難民,更加重王國水源供應不足的問題。而盜水問題以及基礎設施不足也讓情況雪上加霜。

水源供應不穩定有可能在王國內引發嚴重動亂。

 

「深具創意」的協議

1994 年約旦和以色列簽訂和平條約,協議中詳細載明水資源共享和水資源取得內容。附錄二標題為「水資源與相關事項」,當中規定「以色列和約旦應該合作尋找水源,每年為約旦另外提供5,000萬立方公尺符合飲用水標準的供水。

政府官員形容水資源協議是和平協議中非涉及安全的議題,而且目前運作良好。

中東生態和平組織 (EcoPeace Middle East) 的水資源官員納達夫·塔爾 (Nadav Tal) 表示贊同:「這是一項成功的協議,而且非常具有創意。」

 

2019 年 3 月 18 日,從以色列提比利亞 (Tiberias) 步道看出去的加利利海 (Sea of Galilee) 景色。(David Cohen / Flash90)

 

約旦也在阿拉伯谷 (Arava Valley) 為以色列提供農業用水。

即使以色列對約旦的供水量增加一倍,還是在可供水能力範圍內。

以色列前能源部長史泰尼斯 (Yuval Steinitz) 表示:「我們有這樣的供水能力,是因為我們有兩個條件絕佳的冬天,能夠帶來豐沛的雨量,因此我們現在不缺水,要提高供水量不成問題。」

史泰尼斯補充表示,在他能源部長任內,以色列開始增加一倍的海水淡化產能,而目前正計畫在加利利海興建逆滲透水資源輸送系統 (Reverse Water Carrier),背後原因之一就是為約旦提供淡化水。

 

2016年9月27日,利庫德黨 (Likud) 部長史泰尼斯與埃爾金(右:Ze’ev Elkin)抵達耶路撒冷總理辦公室,準備參加每週內閣會議。

 

塔爾解釋,以色列供應約旦的水源是從加利利海流經德加尼亞集體農場 (Kibbutz Degania) 的抽水站,再從該處流到亞實突雅可夫 (Ashdot Yaakov) 集體農場的丹辛基 (Dan Simchi) 抽水站,再從當地轉送到約旦的阿布杜拉國王運河 (King Abdullah Canal)。

不過,以色列增加的供應量無法讓約旦擺脫水資源短缺的問題。

特拉維夫國家安全研究所 (Institute for National Security Studies) 的高級研究員也是前駐約旦大使艾倫 (Oded Eran) 指出:「另外增加5,000 萬立方公尺的供水量,甚至是提高到1億立方公尺,都不足以解決約旦的缺水問題。」

根據估計,約旦水資源只夠供應200 萬人所需,但這個國家有將近 1,000 萬人口,這個數字在過去十年又增加150萬難民,其中絕大多數是為了逃離鄰國敘利亞的內戰。

 

在約旦馬弗拉克省 (Mafraq) 的扎塔里難民營 (Zaatari),一名敘利亞男孩扛著水箱回到他家人的帳篷(圖片來源:美聯社/Mohammad Hannon/檔案照)

 

艾倫表示:「但水資源協議為全面性水資源會談創造更多機會,也許還會談到其他議題。」

 

避免最糟的情況發生

以色列將約旦視為抵禦東邊敵國的可靠緩衝區,之前敵國是伊拉克,現在是伊朗。即使伊朗武裝代理人佔據從巴格達到貝魯特的地盤,而且聖戰組織也在西奈半島上日益壯大;但以色列與約旦的邊界,以及以色列控制的約旦河西岸與約旦之間的邊界,仍舊是平靜的綠洲之地。

安曼政權的削弱可能帶來權力真空,讓恐怖組織趁機在約旦與以色列和約旦河西岸的邊界沿線設立據點;約旦境內的巴勒斯坦難民可能會在約旦河西岸一帶引發危險動亂;而且極端激進份子可能會在聖殿山上取代約旦資助的伊斯蘭宗教財產委員會 (Islamic Waqf)。伊朗也可能趁亂開闢一條新戰線,用來對抗以色列。

美國也是以同樣方式看待這個王國的戰略重要性。

漢娜表示:「要確保美國利益,並實現某種程度的區域穩定與安全,約旦就是那解決問題的重要一步。每當有重大安全或情報問題需要約旦王宮協助,他們總是義不容辭。」

 

2015 年 4 月 19 日,在約旦安曼舉行軍事演習期間,一名約旦士兵的示意照 (美聯社/Raad Adayleh)

 

漢娜將約旦王國內政局不安,稱為「對美國而言,最壞的結果之一」。

拜登邀請約旦國王到白宮與他會面,就是對這個君主政權投下重要的信任票,而且白宮在許多方面都能夠拉阿布杜拉一把。

拜登可能會宣布,他承諾對約旦王國提供經濟和軍事援助。他也很可能會要求海灣國家 (Gulf States),履行他們對經濟援助的承諾。

可想而知,拜登將迫使以色列,同意對巴勒斯坦人做出新的讓步,向阿布杜拉展現友好。

 

2017 年 4 月 5 日,美國總統川普(右)在華府白宮橢圓形辦公室與約旦國王阿布杜拉二世握手致意,第一夫人梅蘭妮亞 (Melania Trump) 和約旦王后拉尼婭 (Queen Rania) 在一旁觀看。(法新社照片/ NICHOLAS KAMM)

 

那次訪問代表美國的政策出現變化。川普政府似乎對約旦的憂慮視而不見,反而是優先考慮與波斯灣盟國、埃及和以色列之間的關係。

川普在 2020 年 1 月公佈的和平計劃,要讓以色列吞併約旦河西岸多達 30% 的土地,這項提議也令約旦戒慎恐懼。

此外,以色列前總理納坦雅胡 2020 年曾秘密訪問沙烏地阿拉伯,此舉也引發安曼的憂慮,深怕耶路撒冷和利雅德之間關係升溫,以色列可能在美國的支持下,將約旦在聖殿山的穆斯林主導權,移交給沙烏地阿拉伯。

阿布杜拉表示,一年前,也就是2019 年,他在壓力下被迫改變國家在聖殿山的歷史角色,但他表明不會因此改變立場。

自從1924 年以來,約旦的哈希米君主政權一直在聖地扮演獨特的角色,聲稱他們才是聖地的「監護人」,不是以色列。

阿布杜拉當時表示:「我這一生都不會改變對耶路撒冷的立場,我所有的人民也和我站在一起。」

他沒有具體說明,遭受什麼樣的壓力。

 

新聞出處:TOI
新聞日期:2021/07/09
翻譯|校稿|編審|台灣ICEJ團隊

 

經文與禱告

出埃及記19:4-6
『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們都看見了,且看見我如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帶來歸我。如今你們若實在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約,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因為全地都是我的。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這些話你要告訴以色列人。」

詩篇133:1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

 

禱告方向:
不論是什麼原因,我們為以色列願意幫助約旦來感謝主!求主多多加添以色列水資源,好使他們可以更多幫助四圍的鄰國,也求主叫約旦看到以色列的神是如何在各方面幫助以色列,因此能轉向三位一體的真神!

 

 

感謝您繼續關注追蹤支持台灣ICEJ,最近因官網網站需要重整更新,若您訂閱本週台灣ICEJ電子報,為避免您在官網上訂閱電子報發生問題,以及我們因重整更新收不到您的來信,煩請您來信Email向我們訂閱 [email protected],留下您的訂閱者姓名與您要收信的Email address即可。謝謝您。

 


 

認識台灣ICEJ

社團法人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 (簡稱 台灣ICEJ),是ICEJ (International Christian Embassy Jerusalem) 全球第一個華人分部,於2012年正式在台灣登記為非營利機構,其前身為台灣辦事處,於2004年起致力於連結華人眾教會,並分享以色列異象,以禱告和奉獻支持祝福以色列; 每年以奉獻支持關懷猶太人的回歸及慈惠事工、並帶領華人團體上耶路撒冷守住棚節、且每週傳遞以色列當地時事現況及代禱消息給眾教會。更多認識我們或希望收到每週消息,請來信。

E-mail:[email protected]

官網:https://icej.org.tw

 

[email protected]:台灣ICEJ

 

 

FB:ICEJ Taiwan 華語

 

 

微信:ICEJ圣城资讯网

 

 

IG:icej.taiwan